文章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象棋文章 >> 棋谈棋文 >> 浏览正文

纪实小说《鬼手百局你在哪里》第七回

时间:2013-2-14 22:17:00 点击:2809

  内容摘要:朱剑秋的书稿日渐增厚,身体日渐老去。每年的棉袄棉裤虽有红娣阿姨如地下工作者般暗中供给保障,但生活起居巴日渐难以自理。九十年代初的某日,我回娘家时又趸入他那夹板楼,进门就闻到了一股酸臭,但见黄牛正在为他更换被褥。瘦骨嶙峋的他,被包裹在一条大棉被中,安置于他的八仙桌前的椅子上。见了我,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纪实小说《鬼手百局你在哪里

                           ——谨以此文纪念己故象棋大师朱剑秋先生 
  朱剑秋的书稿日渐增厚,身体日渐老去。每年的棉袄棉裤虽有红娣阿姨如地下工作者般暗中供给保障,但生活起居巴日渐难以自理。九十年代初的某日,我回娘家时又趸入他那夹板楼,进门就闻到了一股酸臭,但见黄牛正在为他更换被褥。瘦骨嶙峋的他,被包裹在一条大棉被中,安置于他的八仙桌前的椅子上。见了我,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头天晚上,棋友邀请吃馆子,那鱼头汤,大油了,滑肠,于是就,嘿嘿,不过不是菌痢。 
  黄牛一面将一套沾着黄色斑迹的棉毛衫裤跟换下来的被套裹在一起,塞进大脚盘,一面说,不是的,鱼头汤哪里会吃得拉肚子?是昨天晚上写书写得太晚了,炉子早熄了,窗子又没关,着了凉了。 
  我翻了一下桌上的文稿。方方正正的字,清清楚楚地填在八开大的500字方格稿纸上。棋谱都是描画出来的,夹在文字说明中。他的文章我早就读过,用词措辞相当严谨精确,偶有文白相间,显出相当深厚的古文学养。纸角的页码,已近三百了。 
  快成了吗?我问他。 

不不,这只是初稿,裹在被子里的他答道,还要好好校一遍,校一遍,出不得差错的,要不然,岂不在棋坛贻笑大方? 
  从那次全面换洗被窝开始,黄牛不但每天清早仍为他捎带热腾腾的早点,而且还包下了他的买米、买菜、买煤饼,乃至涮洗脏衣裤的一应杂务。 
  再过半年,《鬼手百局》眼看杀青,他的一位棋友带来了好消息说,有一家出版社可以考虑接纳此书。他兴冲冲赶去。途中,具体来说,是在刚刚迈出我们永乐里的弄堂口时,滑了一跤,腿骨骨折。黄牛背着他去医院上石膏、换药,仁济医院的护士们都以为这老头儿有幸养着了一个孝顺儿子。 
  令朱先生滑跌一跤的,是摆在弄堂口的一个水果摊。 
  到九十年代,摆个摊做点小生意已经不必担心负上走资本主义道路这一类的罪名的了。那毛笋壳的女儿嫁给了男小猢狲启,就在经过居委会的同意后,占下弄口之半壁江山,摆出了一个水果摊位。弄口本来并不宽敞,有了苹果桔子的香味后就少了走路的地方,兼之摊前总有点儿的果皮纸屑绳头,早已老得巍巍然的朱先生,挟了部分书稿加快了脚步,滑一跤绊一跤跌一跤的机率是极高的。他的确跌了。 
  老人最怕跌。这一跌,大伤了他的元气。 
  他完稿的时间大大推迟,错过了那次可能给他出书的机会。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他于是终生都没能见到他的手稿化为铅字。 
  他的棋友,一个胜徐的先生,十数年前与他结识,住得挺远的,还是隔三差五秒到我们山东路,进水乐里,入214门洞,登木楼梯,到朱大师的夹板房里来跟他学棋会奕。他有时会带来一点好茶,云雾龙井碧螺春之类的,跟老友品茗论棋,或是由朱先生写着自己的书,他则在一旁边喝茶边读读朱先生订下的数种象棋类期刊。十数年下来,看多了朱剑秋敲半天棋盘才终于往文稿上写几个字的艰难过程,深知这本《鬼手百局》耗去了他多少生命。书稿一成,虽已五六十岁但还算正当壮年的他,就很积极地为朱先生跑腿打电话地,充当了联系出书事宜的经纪人。 
  无果。 
  出版界要考虑经济效益,《鬼手百局》不是畅销书。 
  出版社可以给你一个书号,让你自费出版,但你要拿钱来,以万论计。 
  朱先生每月工资仅数十。他去世后女儿清点其遗产,除一套棉衣裤尚新之外,箱夹中尽是旧衣烂袄。黄牛帮着从书架的一堆棋谱中挖出了一张存折,当然是他的养老钱,全部积蓄,共人民币两千余。徐先生像没头苍蝇般乱钻,一事无成。 
  朱老先生跟我妈说,晓玉在写小说了,她那篇《阿花》,我看过,好像是拿我和红娣做了模特的。 
  我妈忙说,你可别找她打官司,她又没把你们写成坏人。 
  我本来就不是坏人,他笑着说,我只是请你问问她,能不能帮我找个出版社,出这本《鬼手百局》。 
  他已经是病急乱投医了。 

                     纪实小说鬼手百局你在哪里——

      作者:王晓玉       200011月一12月于上海秀枫园

 

作者:综合报道 录入:小猴子
相关评论
没有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姓名:
  • 内容: